曾经沧海难维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想搞事情

[椿湫]流转。 叁

注:

片段灭文,由多个情节故事组成

不定期更新


  页三。


  雨声淅沥。


  她站在雨中一言不发,任由雨声冲刷世界的一切杂音和她的灵魂。

  这是在人间的第几个日月了?

  她抬首看向灰蒙蒙的苍穹,一滴冷雨坠入她黑的发亮的眼眸。她眨了眨双眼想缓解冰凉的不适,恍然间却被这温度冻伤。

  好冷啊。

  她恍惚地想着,眼中有水气氤氲,温柔的暖流将其中的冰凉推离眼眶。

  这绝对不是你的温度。...


[椿湫]流转。 貳

注:

片段灭文,由多个情节故事组成

不定期更新


页二。

我会保留着你我初见时的模样。
因为那一刻对我来说即是永恒。

潺潺流水从苍穹顶端流向如升楼的天井之中,不时溅起朵朵细微水花。偶尔有猫在边缘挑步缓行,抬爪蹭蹭石地上的湿渍。木门蹭着折梁擦出吱丫响声,脚步声渐近,方才弄水渍的猫儿踩着无声的步子轻轻跑入阴影没了踪迹。来人一袭黄袍红裤步向井边,随后驻足抬首沉默地望着穹顶的炎炎灼阳。
  他一头白发在阳光下照得发亮,本应是乖张的模样却因为颈后发生变长而显得沉稳成熟,不复少年姿态。他轻轻叹了口气垂下头低语着已经过了多久,尔后摇摇头向屋内走去。躲在阴影处的猫跟...

[椿湫]流转。 壹

注:

片段灭文,由多个情节故事组成

不定期更新


 页一。

湫。

“到时候,和我一起回家吧。”
“我最后悔的就是那天晚上没能紧紧抱住你。”
“相信我啊!”
“我会化作人间的风雨,陪伴你。”


  海鸥鸣声渐进。


  海浪拍打着嶙峋的岩石,那空灵的声音忽远忽近。少女看着那每年都会出现的漩涡的大海中央,脑海中不断回放的却是那个一直陪伴着自己甚至用命来交换的白发少年和他离去之时所留下的字字句句。
被阳光照射的发亮的白石面具小巧的悬在少女胸前。她说不出话,只是静静的,沉默地伫立着,然后她用双手拢住那个冰凉的却足以温暖她一生的,那个...

[DMHP]Transient (下)

  真该死。他想他一定是脑子被门挤了才会在清晨给救世主捎去一封短信。
  德拉科此刻正双臂环胸腰椅着天文塔塔顶边缘的栏杆垂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思前想后。

  更何况不论怎么说都应该是自己去探望病人而不是让病人来找自己谈天,梅林啊,他怎么会犯这么愚蠢的错误?尽管他只是想替布雷斯,好吧,还有他自己向哈利道歉。可他没想到自己反而还错上加错了。德拉科皱着眉烦躁的甩了甩脑袋,几缕发丝凌乱的垂在他的眸前遮住了他的视线。正当他在想或许救世主不会过来那他岂不是给自己耍了一个大滑头时远处木门发出的开合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来的可真...

© 鶴嘆三尺 | Powered by LOFTER